首页 > 两弹一星事业 > 亲历者回忆 > 正文
记忆中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

动一个物理现象呀。

做一驾“单腿驴”可非易事,要找上好的木板做车身,又要找好的钢片做刀片。为了找到好材料,只有找与自己关系不太铁的后勤职工子弟或铁道北的孩子,他们或许能帮上忙。这时他们在的眼里似乎成了好同学,好伙伴,现在想想那么小就玩这些,真觉得可悲呀。

滑“单腿驴”不像滑大冰车一样随便什么人都能对付,大不了横着滑罢了。滑“单腿驴”可要一定的技术,像骑自行车一样讲究平衡,一般没有一个冬天的驾龄,别想取得初级驾照,更别提在二道河这样一眼望不到边的大冰场上撒欢儿了。

第一次偷着到二道河去滑冰真是兴奋,是顶着被大人处罚的风险去的,因为以前我的一个同学到河里滑冰掉进了冰窟窿。我记得那好像是一二年级的事了,那个同学去滑冰,看到了前面的冰窟窿,但因为滑大冰车已经煞不住车了,一头扎了进去,伙伴们四处喊人来救他,但大人来时,我的同学已经踪影全无。基地为了找到孩子的尸体,从他掉下去的地方一直用炸药炸冰炸到了电厂,依然不见我的同学。那以后大人们告诫千万不能去河边滑冰,特别不能去二道河滑。

但是谁又把大人的话当真呢,于是就偷着去滑,做到晚去早回。东风的河水碱很大,在冰上摔了跟头,裤子上很容易留下一圈圈的水碱印儿,这很可能成为被大人识行藏的破绽。于是在回家前得想方设法除去裤子上的水碱印,否则真不敢进家门。

其实大人对去滑冰也有所闻,但真的管不了,于是就吓唬要丢掉的冰车和“单腿驴”,你想想这些东西在眼里就跟命根子一样,哪舍得让父母这般处理呢?就想办法把冰车藏起来。我是把冰车藏在菜窖里的一堆菜的下面的,这样父母还真发现不了。

同学对我记忆的补充

杨xx:我好象记得那个掉下去的孩子叫“韦宏业”,是513的一个漂亮男孩儿。新疆舞跳得不错。事件对男孩儿母亲的打击很大。这也是一个发生在身边、让我常常想起天下父母心的事情。  

魏xx:我还记得那个因为滑冰而淹死的孩子,大概是在小学二年级,当时我和他同级不同班,都是小学宣传队的,我还记得他腰间扎着红绸子跳舞的情景,长的浓眉大眼,看上去很是聪明伶俐,真的是非常遗憾!!!  

虞x:掉到弱水河里淹死的那个孩子叫韦洪业,他的父母好象是513医院的,他是个独生子.我记得和他一起去滑冰的孩子回来说,他掉下去的时候还抓着冰面叫"救命"......后来听说他母亲有些神经失常了,现在想起来,真的有点惨  

王x:东东的记性不错,那个孩子小名叫韦三,聪明而且漂亮,为此事他母亲精神崩溃,并且全家也提前转业了。  

张xx:李翔,先生 带鱼的记忆真好,居然记得那个孩子,你们一说我想起来了,连他的模样,头天穿的什么衣服都历历在目,好象那时候正在排练节目,第2天就出事了,可惜啊~

吃在东风 

从上世纪60年代中期到80年代初,东风的粮食和生活物品都实行特供,这是在周总理亲自关照下实现的。所以那一阶段,东风的粮食和生活物品的供应一直比较正常,东风的整体生活水平也较外面的世界为好,这也就是为什么长年住在东风的并不觉得这里生活艰苦的最要原因之一。

想想吧,在全国物资供应都很紧缺的情况下,东风的大米白面从来没有断过,虽然每天吃的主食要配百分之三十的粗粮,也就是玉米和小米,但谁也没有把这些作为生活艰苦的标志,现在看看每天吃一些粗粮还有利健康呢。

我记得家一日三餐都是到02区的食堂去打的,每天晚饭时订第二天全天的主副食,在写有爸爸名字的一张大卡片上写下要的饭菜名,然后挂到钉有许多钉子的立板上,等月底一起结帐。那时大家非常自觉,从没有发生用别人的卡打饭的现象发生。

爸爸妈妈加班或出差不回来时,我经常是自己去订饭打饭,一个人在家吃,特别无聊,我真羡慕自己家起火做饭的,一家人围在一起多热闹呀。所以我一到别人家去吃饭时吃得都特别多,我父母非常奇怪,在家死活不吃饭的人到了别人家怎么跟饿狼一样呢?其实吃饭是讲究气氛的。

司令部食堂的饭菜做的还可以,特别是烧茄子做的特别好吃,因为那道菜需要用许多油来炸,那个年代油都需要用油票来买的,谁家舍得用那么多的油来做这么一道菜呢?于是只要食堂有这道菜我家就一定要订,而且食堂的李师傅(同学李雯的父亲)还特别精于做这道菜,他的手艺在这道菜上发挥出了最高水平。事隔多年当家一回忆起东风的事,父母总要提一提当年吃的烧茄子,似乎还是回味无穷。

说道吃,就应该说说东风服务社。东风服务社分两部分组成,主楼上下两层,大门冲南,一楼左面卖文具还有一般生活用品,右边卖自行车和配件。二楼主要卖衣服和布匹等等。主楼的西侧与主楼呈丁字型的大厅主要卖副食,大门冲东,常年挂着厚厚门帘,不知为了什么,怕食品跑味?

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吃糖,尤其喜欢巧克力,服务社的副食大厅是我经常督着父母前往的地方,这里卖好吃的各种水果糖,有酸得掉牙的话梅糖,有号称一颗糖能冲一杯牛奶的大白兔奶糖,有一根根用塑料纸包着的长长的果蛋皮,有卷成筒装的山楂片等。除了糖果之类外,还卖几种点心,有酥脆的桃酥,金黄的蛋糕,硬硬的姜米条,过八月十五还有硬得能打昏人的老式月饼,一吃掉一身渣子。这些东西都敞开供应随便购买,可以想见那时东风的供应多么充足。记得有一次妈妈没有时间,我就拿着五块钱去买巧克力,卖糖的阿姨看到我拿着这么多钱,就盘问我钱是哪儿来的,好像我偷了家里的钱一样,还打电话找到了学校查我,幸好老师帮我解释了,我才买成了巧克力,还把我吓得够戗。

再往西与副食厅并排的是冰棍房,这里可是孩子夏天最常去的地方, 红果冰棍五分钱一根,奶油冰棍一毛钱,酸梅汤一毛钱一杯。那时的奶油冰棍是真放鸡蛋和牛奶呀,吃起来又甜又香,奶味浓极了,比现在一块两块的冰棍好吃多了。记得有一年“六一”儿童节也是我的生日,我用一块钱请我的几个伙伴去吃冰棍,一人一根奶油冰棍外加一杯酸梅汤,把冰棍放到酸梅汤里去蘸一蘸,然后再放到嘴里嘬嘬,那感觉真是很好极了,这也是我到现在为止过的最幸福的一个生日了。

还有一个地方就是东风学校大门对着的副食店,那里卖油盐酱醋和鱼、肉之类的东西。油是一勺一勺地打,酱油和醋可以零散地一瓶一瓶地装,盐是用报纸叠成的三角纸包装着放在柜台上一大堆,你要一卖就是一大包。那时的肉还很少也要票,有时也来些带鱼、小黄鱼、海带之类的海货,总是供不应求。值得一提的是那时的小黄鱼真便易,才2、3毛钱一斤,黄鱼的质量也好,吃起来没刺肉瓣极大。想想吧在那个年代还能吃到这东西,内地人民怎能有的福气呀!

除了这些吃食,那时基地许多人都到戈壁滩上去打猎,时不常能吃到一些黄羊、野鸡、野兔子之类的野货。甚至一些人开着吉普车去追黄羊,也不用枪打,直到把黄羊给累死,就这么折腾,那以后基地的戈壁滩上就很难见到象黄羊这样大型野生生物了,让基地的人都打光了。

因为基地让卖高压汽枪,孩子也经常端着汽枪出去打麻雀,那时麻雀的名声还没有恢复过来,属于四害之一,大白天端着汽枪去打,也没人来管,一天下来也能收获个十只八只的。

回到家把毛皮刮了,下锅一炒,真香呀,可怜的麻雀就这样成了的肚中之食。

东风那时没有饭馆,每个区也没有后来的服务中心,大家除了吃食堂,自家也存着菜什么的。因为东风的冬天太冷了,为储存蔬菜,家家都要挖一个菜窖,把入冬前购买的大白菜、土豆、胡罗卜一类的能长期存放的蔬菜入窖,这样一个冬天全家靠吃菜窖里的蔬菜就行了。

一般菜窖得挖一人深左右一个坑,有时挖着挖着就出了水,不过很快水就渗下去了,再在窖顶上横竖搭上几根粗木头用钉子钉实当菜窖的梁,然后铺上草袋子或草席子,然后再在上面培上土,最后再留一个口做一个盖子,方便人进出,这样菜窖就建好了。这里面冬天暖夏天冷,是天然的存放蔬菜的冷库,比现在的冰箱好使多了。

东风每个家庭除了必备一个菜窖外,一般还有一个鸡窝,到70年代末时,住家的鸡窝由基地后勤部统一修建,达到统一化和标准化,这样每栋宿舍楼前的鸡窝就不那么乱七八糟的,即整洁也干净。

养鸡有几大好处。一是能有鸡蛋吃,二是时不常的还能吃几只不能下蛋的老母鸡开开荤。三是养小鸡时太好玩了。那时家家都能自己孵小鸡,把鸡蛋放到一个大纸箱里用一个大点瓦数的灯泡一直照着它,过不了多少天,就孵出一群小鸡,那毛绒绒的小鸡满纸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