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弹一星事业 > 亲历者回忆 > 正文
记忆中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

箱乱爬,相互乱踩,太有意思了。宁静的家里突然多了叽叽的叫声真挺热闹的。

养鸡也有几大坏处。一是天天得给鸡剁鸡食,一半清菜一半稃子用水绞在一起去喂鸡,真烦呀。二是鸡窝里和鸡身上经常爬满了鸡虱子,不小心弄到身可就有苦头吃了,还得常给鸡找身上的虱子,要不鸡就不长个,不下蛋,整天蔫了巴几的。三是闹了鸡瘟那就麻烦了,不光你家的鸡一个不保,周围家的鸡也不能幸免于难。现在说的多么恐怖的禽流感其实就是那时候说的鸡瘟,不过当时谁把这当回事情呀。

王X:从六岁开始我就和鸡窝结下了不结之缘。 那时候还不会养鸡,就知道一天到晚趴在外面的沙窝里捉一种叫海陆空的虫子给鸡吃,每天晚上经常忙到废寝忘食的地步,半夜一点多还不记得回家,为此不知挨过多少教训,小学二年级开始和同伴一起骑着二八自行车每天去菜场给鸡买菜,当时都买西葫芦给鸡当食,因为那个便宜,二分钱一斤还都得以三寸不烂之舌讲到一分钱一斤才算罢休,每天放学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鸡弄吃的,有一阵子都养得够够的,感觉耽误了好多玩的时间,不过每天看到鸡下了蛋又会有很多成就感,而且鸡蛋又是那么的好吃,慢慢的就养出了感情,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开始知道给鸡减轻痛苦了,夏天经常趴在外面给鸡身上捉虱子什么的。家里如果杀鸡还会难受的流泪,后来就都不再当着我的面杀鸡了,否则我得难受好几天也缓不过劲来。 家里的鸡窝也是翻盖了好多次,记得那时候家家的鸡窝盖得都是乱七八糟的,什么样的都有,不像现在都很整齐划一。小时候鸡窝是除了家之外最常去的地方,有时候还趴在里面写作业,听着鸡叫声感觉特别有乐趣,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有个同学说她敢吃生鸡,几个小伙伴就一起看她怎么吃,她说没人才行,于是就把她关在鸡窝里,到了晚上才想起来把门打开,把人家都快饿晕了,大家还经常在鸡窝里玩捉迷藏,或者拆别人家搭鸡窝的竹竿子玩,看了姿三四朗以后,小伙伴们就开始在鸡窝里练打架,看了排球女将就在里面练弹跳,那种穷快乐的感觉现在都没机会再享受到了,鸡窝是每天必到的场所之一,一天不去还都想得很,现在的小孩可体会不了当时的那种乐趣了。 去年回基地的时候我还专门在周围的鸡窝里转了转,发现现在养鸡的基本上都没有了,倒是看到有在鸡窝里养猪的,可看出现在的生活好了,我看以后干脆把鸡窝都改建成猪圈算了,反正那地方就是面积大,养多少猪也有地方放。  

刘XX:说起鸡瘟,我还记得我家的鸡死了,因为是瘟死的,所以不敢吃,就去埋了。可是有的人把瘟死的鸡用高压锅一蒸,吃进肚了。也没有看到有得禽流感的。可见还是当时的人身体比现在的人抗折腾!  

王X:关于吃----民间有两条标准,吃饱吃好,吃饱在前,吃好在后。记得有则故事说:"62年,家里做面条,全家眼巴巴地等着,面条出锅时,老师"恰巧"来家访,一口气吃了六大碗,全家人尊敬老师,可更心疼那面条"。生长在70年代,基本上已经摆脱了吃不饱这个阶段,吃好可一点也谈不上。 在基地最初那阵,一到冬天,能有什么好吃的?不外乎就是天天从菜窖里拿出些萝卜、白菜、土豆什么的煮煮炒炒吃,能讲究什么质量?添饱肚子就行了,偶尔服务社也会进一些带鱼、猪头肉什么的,想买到好的也极不容易,带鱼要宽,猪肉要肥,不认识售贷员的话,门都没有,正好我家是谁也不认识,卖这些东西的都是20的,我家是三部的,所以家里干脆次次都是打发我去买,是什么样算什么样,记得那会别看我个子小,抢购可也算是一把好手,和一个伙伴一起经常也能连混带蒙的买一些不错的东西洋洋得意地回家。  

有了肥肉就可以炼油,另一种食品便应运而生了--油饼,面里和些糖,一张张炸出来,香气扑鼻,真好吃,一到这个时候,我的饭量就立刻惊人,吃上七个、八个好象还不过瘾,不撑趴下感觉就象没吃饱似的,就因为受此影响,现在平时只要有空在家闲着我就喜欢给儿子烙饼,看着他吃得香喷喷的样子,感觉真幸福。 后来有几年好象家家还配发了一桶桶的压缩饼干,说是吃一小块可以相当于一个大馒头的热量,能挡饥,放在屋里,在眼前晃来晃去,经常偷偷地拿出来象当零食一样吃,一会功夫好几个就下肚了,吃得口干舌燥,一样乐此不疲,以致于后来妈妈看我这么能吃,甚是发愁,生怕我吃成个超级大胖子,所以经常当我吃得兴致勃勃的时候提醒我让我赶紧住嘴。那个年纪还不太懂得臭美,当然根本也顾不了这个,先吃一口是一口了。  

印象中,每到周末大多数家里都是包饺子,我家是北方人,最喜欢吃这个了,那时候星期天都是只吃两顿饭,九点起床,十点钟才吃早饭,下午四、五点再吃第二顿,每次为了包这个饺子全家都得忙乎好几个小时,那叫改善生活,再忙再累也得干。后来回地方后因为周日这里吃三顿饭的问题还很有一阵子不太习惯,觉得这一天就应该只吃两顿,多那么一顿又浪费粮食,又浪费精力,还要早起,实在有些不合理。 中国人讲究吃,天塌下来,也不能耽误了吃,病入膏肓还有人劝,想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验明正身,押赴刑场之前,也会送上一顿好酒好菜。更常见的是,酒杯一端,政策放宽,只要吃了,关系就进了一步。现在的日子好了,再也不用像过去那样为了吃上一口去争去抢了,朋友见了面一句话:"走,吃去"。三杯酒下肚,你好我好大家好,悠哉悠哉,然后又开始考虑着怎么能少吃,怎么能减肥的问题,大鱼大肉老是摆在面前怎么看着还有些腻歪了?! 我家旁边正在盖一座新楼,来来回回经常能看到民工们围着饭菜你争我抢的场面,一股清香时不时地飘入到我的鼻中,怎么又开始怀念起这种粗茶淡饭的味道了?唉,树高千丈,还是这萝卜白菜来得实在。

反修瓜  

没去过东风的人会说像东风这地方夏天肯定没什么水果吃吧,其实这是十分错误的。别看东风是典型的戈壁滩,但盛产西瓜还和葡萄一类的东西。基地这地方一天十几个小时的日照时间,加之是沙地,非常利于西瓜和葡萄的生长。

东风产的西瓜有一个特别响亮的名字——“反修瓜”,这大概是取文革时的“反帝反修”即反美帝国主义、反苏联修正主义之意吧。因为基地靠近苏联的尾巴国蒙古,所以东风产的西瓜也取了一个政治性极强的名字,意思是让大家在吃西瓜时也不忘记反修斗争。真是有意思。

“反修瓜”是真正的良种西瓜,个个薄皮黑子脆沙瓤,水份很少,含糖量极高,吃起来极爽,吃惯了基地的“反修瓜”吃哪里的西瓜都不觉得甜,后来到北京后,我很多年都不吃北京的西瓜,因为怎么赶得上东风的西瓜好吃呢?水了巴几的一点不沙。

每年家卖西瓜都没有一个一个买的而是一麻袋一麻袋买,那时的西瓜真的太便易了,五分钱一斤,一麻袋也花不了几个钱。每次买回来后就丢到床下,想吃弄一个出来切来了用勺挖着吃,一个西瓜吃下去就不用吃饭了。

基地的“反修瓜”基本是在鼎新还有什么新西庙那边种的,有时也从额旗进西瓜。夏天不仅有西瓜吃,基地还从新疆进哈密瓜,马奶子葡萄,有时还能吃到正宗的新疆库尔勒香梨,这梨一般是进贡中央的上等品,放在家里整个屋子里都香了起来。

除了这些基地还产沙枣,我在《东风回忆地图》1的开始介绍了沙枣,沙枣开花实在是太香了,香得让人闻了有点恶心,让人闻到它不能不捂鼻子。但秋天沙枣红了的时候,却又是这些孩子最兴奋的时候了。为了摘到高大的沙枣树上红红的沙枣,想尽了办法。

其一是爬树。对于低矮一些的小沙枣树,沙枣结得离主枝不远的就爬树上去摘,哪怕手上脸上被沙枣刺划得尽是血口子,衣服被撕破了露出洞也再所不惜,为止不少挨父母的训斥。

其二是用钩子勾。对于那些高大的沙枣树,沙枣结得又高又远的,爬树显然不行,也太危险,就准备了长长的木杆子,上面绑着一个铁钩子,这样就做成了一个摘沙枣的好工具。摘沙枣时只要把这个长钩子伸到结沙枣的枝子上一拧,连树枝带沙枣一块撅了下来。用这个办法可是收获了不少个大好吃的沙枣,但也毁了不少沙枣树。

其三是用各种能想到的办法。比如用石头砸,这方法效果最差,往往砸不下来几个沙枣,反而打到路上行人或谁家的玻璃。再比如用脚踹,希望把树踹得震动,成熟的沙枣自己掉下来,这方法最蠢,脚丫子踹得生痛,可是也落不下几颗沙枣,眼巴巴地望着树上红红的沙枣那个馋呀。

打下来沙枣后,有的还挺青不能吃,就把它放到玻璃窗户的中间去晒。因为东

关键词: